中华公关网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关新闻 > 详细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发布时间:2019-04-01 来源:中华公关网 责编:春林 www.gxnewsw.cn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3月21日那份财报发布前,腾讯已经对可能的争议有了心理预警,但背后的不确定性在于,港股并非恰当反映中国互联网公司价值的最佳平台,权重股既要拿出真金白银的业绩,还要画出好看、好吃的大饼,典型的在平衡木上跳舞。


过去腾讯尝试了流量+资本的投行模式,拼命填充场景建立壁垒,拓展边界,但也引起“没有梦想”的指责,于是去年反躬自省进行了号称是“做6年规划,应对20年趋势”的架构大调整,强调内容先行、能力支持、技术驱动。


但完成这个生态迭代,腾讯不仅需要手游和端游创造现金流和利润,还需要金融科技、云服务和影视制作组成的“其他收入”作为清洁能源,尤其是后者去年取得了同比72%的高增长,贡献了242.12亿元的收入。


其中移动支付的数据很令人振奋,2016年财付通日均交易笔数超过6亿,去年突破10亿,商业支付的比例首次超过50%,在体系内部被寄予厚望。


不过,这也可能是一种虚假繁荣。


因为社交支付的成本太高,拖累了利润。


当年微信依靠春节红包对支付宝发动了被马云称为第二个珍珠港的逆袭,充分发挥了腾讯系的C端产品优势,但更多表现在小额高频支付场景。


用户从银行卡向微信零钱充值,调用了银行的快捷支付接口,这就涉及到通道费用,腾讯一直内部消化这个成本,顶多是用超额提现收费做为对冲,但由于高达10亿的交易笔数相当一部分是红包,这种周而复始的金钱流转,是一个从甲到乙,由乙到丙的闭环过程,既不带有交易色彩,也与实体经济无关,对腾讯来说有多大现实意义?


如果说当初为了扶持微信支付对抗蚂蚁金服,腾讯有必要背负这个成本,那么今天继续执行的战略意义就不大了,价值顶多反映在数据层面。


2017年央行出台规定,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客户备付金必须集中存管,而且人民银行和商业银行不会向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账户支付利息,绕口令的表述背后是相当于总收入11%的利息必须由支付机构自行承担。


腾讯财报中比较委婉的将之表述为,“支付服务提供商原先可获取利息收入的隔夜现金结余减少”,直白的说就是影响了腾讯的毛利率。


这对于以社交支付为主的腾讯构成了很大压力,因为以红包为核心的社交支付既没有穿透实体商业,沉淀的资金也没有进入理财领域,只是单纯转移了零钱的所有权。


交易笔数的飞速增长让腾讯深陷“幸福的烦恼”,腾讯继续背负这个成本的意愿和能力都在下降,在通道费方面与民生等银行的冲突只是表象。


另外,在中国经济从消费互联网冲击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期,阿里提出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生意”,而腾讯还缺乏B端布局支撑商业规划。


虽然腾讯体系中连结BC两端的入口很多,用刘炽平的话说,过去10年里投资了700家公司,其中122家市值或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但话语权和战略掌控力并不强。


美团摆脱了蚂蚁金服,却不听命于财付通,王兴正通过智能支付的城市合作计划整合线下商家;在滴滴的支付体系中,微信和支付宝看不出亲疏之分,2017年6月底京东金融完成了拆分重组,白条、钢蹦等产品不断问世;甚至被腾讯流量滋养起来的拼多多都在去年入股了上海付费通,后者2011年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的全牌照,黄峥的野心可想而知。


当年在微信九宫格里占据重要位置的摩拜衰落了,腾讯考虑过各种托底方案,最后背锅的美团虽然勉为其难,但除了拖累财报没有发挥多大价值,得不到B端顶级入口加持的腾讯很难完成产业互联网的竞争力转型。


所以我们看到了腾讯过度透支微信产品力的倾向。


微信小程序贯穿线上线下,提供了封闭用户、流量、业务和场景的机会,但越来越重的微信未必符合张小龙“好产品用完即走的”理念,当然为了适应形势,他最后也不得不是新加了一句,“走了还会回来”,转而强调工具应用的效率问题。


腾讯去年采取架构调整的方式把4万员工的组织力向产业互联网输出,将云服务从事业部升级为云智能事业群,试图充当产业服务的基础设施;把所有内容流量入口塞给任宇昕的平台和内容事业群,也是为了牵引C端能力为B端服务。




复制本文网址分享给小伙伴们:https://www.gxnewsw.cn/ggnews/490.html
内容页图片1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 中华公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