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公关网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公关 > 详细

三九胃泰、三株口服液、脑白金,那些暴露年龄的广告到底多奇葩?

发布时间:2019-05-30 来源:中华公关网 责编:春林 www.gxnewsw.cn


三九胃泰、三株口服液、脑白金,那些暴露年龄的广告到底多奇葩?

1979年1月28日,小平同志在首都登上了一架飞机,目的地是另一个首都华盛顿。

这是建国之后,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出访美利坚。

当天正是农历大年初一,按照习俗,应该吃顿饺子。登机前,乘务长专门买了一袋,猪肉白菜馅的。上了飞机,用烧水杯加热,端到面前。

小平同志高兴地说:我们今天就在天上过年了。

同一天,在上海,看着电视吃饺子的人发现:电视节目中出现了一个新内容,介绍了一款叫“参桂养容酒”的酒,留了购买的联系方式。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则消息,却意义重大。

这是中国第一个电视广告。

三九胃泰、三株口服液、脑白金,那些暴露年龄的广告到底多奇葩?

中国的第一个电视广告,今天看来确实很粗糙

如今生活中如影随形的广告,曾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严格禁止,甚至连商店橱窗也封闭起来,不让陈列样品。

广告是资本主义的生意经,要它干什么?

橱窗里摆的都是吃、喝、穿,是在宣扬封、资、修。

直到1978年底的那场大会召开后,才有人敢再提广告的事。起步也是在上海,毕竟民国时代的十里洋场,正是广告业务的繁荣之地。

上海广告公司的一个科长,在1979年1月14日的《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为广告正名》。里面说:

洋为中用,吸取一些国家广告之所长,来发展社会主义的广告......给人们以知识和方便,沟通和密切群众与产销部门之间的关系。

广告也是一种具有广泛群众性的艺术,优秀的广告可以美化人民的城市,令人赏心悦目,使人在愉快的艺术熏陶中,感受到社会主义经济文化的欣欣向荣。

正是有了舆论的先期造势,上海电视台才开始策划第一个电视广告,没想到和小平同志访美撞在了同一天。

这也印证了,改革和开放,永远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不开放,就不会有改革。

那个时候,一个小小的意外举动,都被看成大的信号。当年,香港《大公报》发表评论:

广告的出现犹如一声长笛,标志着中国经济的巨轮开始启航。

那之后,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广告越做越大。中国的经济发展史,也是一部广告营销史。

其实,上海电视台本来计划要播出的是一则药品广告,但考虑到当天是农历春节,便换成了酒。

药也好,酒也好,最后都成了广告的大金主。加在一起,就成了傻傻分不清楚的药酒。

似乎,一开始,就注定了中国广告的宿命。

其实,第一次看到广告的中国观众,内心是拒绝的。

那条参桂美容酒广告播出一个多月后,《文汇报》也刊登了一条瑞士雷达表的广告。

结果,收到不少读者的来信批评:

崇洋媚外,拿报纸做生意,有损报纸形象。

为什么我们要替外国货做宣传?

花钱订报,谁要看这玩意?

1980年,中央电视台在引进的国外节目中,播放了可口可乐与牛仔裤的广告,也引发了不少观众的抗议:

可口可乐在中国,不是一般人喝的,没有必要做广告宣传。

给牛仔裤做广告,是在宣扬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的生活方式。

结果是,两个广告不得不中途停播。

这种对广告的抗拒,贯穿了整个八十年代,并形成了一条鄙视链。在广告里,大家最讨厌的是外国广告,在外国广告里,最讨厌的是日本广告。

1985年,上海国际饭店的顶楼,竖起了一个“东芝”的霓虹灯广告。灯一亮,很多市民急了,给政府写信,表达不满。:

这是鬼子进村!

在上海的标志性建筑物上为外商做广告,相当于上海又成了殖民地!

也有人比较温和,认为外商可以做广告,但让他们占领上海的标志建筑,可就伤害了民族感情,实在忍无可忍。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在饭店顶楼的另外几个方向,又竖起几个国产品牌的广告,取得了压倒性优势。

这样的事情持续到八十年代末,除了抵抗外商广告外,大家还反对名人代言广告。最有名的就是“李默然事件”。

1985年,广东的一家药厂三九集团,生产了一种治疗慢性胃病的药,叫作“三九胃泰”。

慢性胃炎是中国人最常见的慢性病,所以胃药的市场非常之大,同时也鱼龙混杂,各种牌子的药层出不穷,还有的假冒“三九胃泰”的名号。

药厂找到广告公司,想要拍摄一个广告来给自己正名。正好,公司一个员工,是记者出身,采访过演员李默然,便提出请他来给广告做代言。



复制本文网址分享给小伙伴们:https://www.gxnewsw.cn/gjgg/855.html
内容页图片1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 中华公关网 版权所有